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产业格局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秀美内乡 > 产业格局
郦邑贡菊:内乡新兴的茶产业
添加日期:2016-07-06 16:01:02   来源:   作者:韩国民   浏览量:

nEO_IMG_采菊归来.jpg

 

       一朵花,可以轻易地勾住你的味蕾吗?
       一朵花,可以颠覆你对传统茶的认识吗?
       一朵花,可以搅动起一个新兴的产业吗?
       如今在内乡县岞岖镇,“郦邑贡菊”就像阿里巴巴“芝麻开门”的神秘咒语,让这一切都变为现实。而让这一切变为现实的,是一个充满了阳光活力的青年,他就是内乡天隆茶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当家人苗俊亚。
       “郦邑贡菊”是天隆公司精心培育的一种茶饮菊花,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养生功效。6月26日,笔者走进了这个神奇的菊花王国——位于岞岖九峰山的郦邑贡菊种植基地。

 

nEO_IMG_石山上的菊花.jpg

 

       九峰山,好山好水好贡菊

       俗话说,好山好水出好茶。作为茶饮菊花的郦邑贡菊,同样离不开“好山好水”。谈及菊花基地为何落户九峰山,苗俊亚扳着指头一连数了三个好:“传统基础好,水源好,土质好!”
       提到岞岖,内乡人都不陌生。这个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流行着“能去内乡七板夏,不去内乡瓦庙岞”的偏远乡镇,近几年流行起了新的段子:进了岞岖门,眼睛四下轮。不是要找人,是找文化魂……
       岞岖的文化魂在哪里?熟悉岞岖的人都知道,其境内有享誉“北石堂南武当”之称的道教胜地石堂山,有声名远扬的“中国景观村落”吴垭石头村,还有“国宝”宋代钧瓷邓窑遗址。其实,除了这些组成岞岖文化的重要内容,岞岖的茶叶也是一张耀眼的名片。
       岞岖是历史上有名的茶产地,古时位于连接南阳至丹江的官道要冲。岞岖的种茶历史可上溯到明清时期,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该镇的茶叶还闻名全国,是南阳为数不多的几个老茶场之一。近年来,随着内乡县委、县政府大力振兴茶产业,岞岖的“老字号”茶产业也得到迅速复兴,茶场面积达到3万多亩。这也正是苗俊亚发展“郦邑贡菊”所得益的传统基础与现实优势。
       至于水源和地质,九峰山更是得天独厚。九峰山紧邻淅川马蹬镇,毗邻丹江,位于南水北调水源地核心区,域内水系天然洁净,是发展生态农业的绝佳首选。同时,该地属火成岩山系,土壤肥沃,富含晒、锰、锌等十几种微量元素,特别适宜有机茶菊花种植。

 

nEO_IMG_雾绕菊园.jpg

 


       九峰山随处都是黑压压的石头,属典型的石漠化地貌,金贵的土壤散布在石窝里,群众形象地称种菊为“绣花产业”。 苗俊亚看好的正是这种优质资源。由于大型机械用不上, 自2013年进驻九峰山,苗俊亚不惜人力成本,投资5000多万元,应是从石缝里扣出了2000亩有机茶园、1000亩特种茶菊园、500亩林果采摘园。
       正是特殊的环境气候与土壤地质,孕育了郦邑贡菊不同凡响的品质。据北京营养研究所检测,郦邑贡菊含有丰富的叶酸、血酸、游离生物素、胡萝卜素、维生素等十余种成分,具有抗氧化衰老、降血压血脂、抑制病毒等重要功效,是不可多得的有机天然饮用茶。
       对此,苗俊亚时常欣慰地说:“郦邑贡菊生在大山里,长在石窝里,喝的是丹江源头水,呼吸的是清新空气,基因里带着好品质!”

 

nEO_IMG_深山里的菊花.jpg

 

 

       郦邑贡菊,承载着深厚文化

       菊花,可食、可赏、可饮,在中国文化中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郦邑贡菊除产地占尽天时地利,背后还蕴藏着深厚的文化基因。
       内乡,春秋为郦邑,秦汉设郦县,隋时称菊潭县,为菊花源地,素有菊乡之誉。内乡原生菊为世界菊花之母,是中国药用菊花的发源地。范晔《后汉书.荆州记》详尽记载:“南阳郦县北八里有菊水,其源旁悉芳菊,水极甘馨,饮食澡浴,悉用。此菊茎短花大,食之甘美,异于余菊,广收其实,种之京师,遂处处传植之。”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菊原生南阳谷野,郦县最多,近道处处有之,取种即得。”
       菊花在我国已有三千多年栽种历史。自古爱菊第一人首推东汉胡广,经他培育的野生菊品种达31种。至宋时,刘蒙泉编著的《菊谱》收入菊花品种163个。到明代李时珍时,已是“菊之品九百种”。据统计,现今菊花品种已多达3000多种。据说,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百花苑菊花圃里,还插有标志牌明示“菊花.中国内乡”。
       千百年来,内乡人种菊、用菊、爱菊、赏菊蔚然成风。历史上,李白、孟浩然、白居易、贾岛、苏轼、元好问、郑板桥等许多名人都亲临内乡,赏菊赋诗。如李白的“时过菊潭上,纵酒无休歇。泛此黄金花,颓然清歌发。”从诗句可见,诗人被内乡的菊花陶醉的不轻,引得诗兴大发,酒不释怀。白居易在《内乡村路作》里写到:日下风高野路凉,缓驱疲马暗思乡。渭村秋物应如是,枣赤梨红稻穗黄。诗里满是一片秋天的美景。孟浩然的《寻菊花潭主人不遇》写到:行至菊潭上,村西日已斜。主人登高去,鸡犬空在家。看来没有喝到主人的菊花酒,心里有些落寞。更绝的是明代诗人李衮的《菊潭》,赞美了内乡菊花延年益寿的奇效:甘菊之下潭水清,上有菊花无数生,谷中人家饮此水,能令上寿皆百龄。

 

nEO_IMG_扎根山石间.jpg

 


       对于菊花延年益寿的记载,当属古时菊潭的菊花。据东汉末年应劭著《风俗通》记载:“其山有大菊谷,水从山下流,得菊花滋液,味甚甘美。谷中三十余家,不复穿井,皆饮此水,上寿百二三十,中寿百岁,下寿七八十,犹以为夭。”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对此亦有记载:“菊水出西北石涧山芳菊溪,亦言出析谷,源旁悉出菊草,潭涧滋液,极为甘美。”这些均明确记载了内乡菊花延年益寿的价值被古人所认知。
       至于菊花入茶饮用,古诗也多有传颂,最早见于唐代。晚唐诗僧皎然《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曰: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到宋代,饮菊花茶已经相当普遍。史铸在《百菊菊谱》中写到:南阳佳种传来久,济用须知味若怡。苗可代茶香自别,花堪入药效尤奇。
       从证据凿凿的史料和大量留存于世的菊花诗来看,内乡在古时就是一个因为菊花而名扬四海的胜地。可见,内乡菊花不仅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更继承和延续着一种文化基因。
        “郦邑贡菊”,就是这种基因的传承者,这种传承的意义,已远远超过了茶文化的范畴。它深深扎根在中国传统菊花文化的精髓中,用文化情怀和绿色理念,烹制出了颠覆传统茶叶的菊花饮品。  

 

nEO_IMG_晒菊.jpg

 

       从上到下,合力助推大产业

       “郦邑贡菊有三怪:长在石缝里,喝着真不赖,一朵十元卖。” 郦邑贡菊自2015年头茬菊花上市以来,这顺口溜就像张了翅膀流行开来。
       其实,郦邑贡菊自扎根九峰山的那天起,就播下了成就它的无数故事。如今,望着一千亩长势茁壮、丰收在望的菊花园,苗俊亚时常感慨不已:“郦邑贡菊就像个孩子,每一步成长都留下了太多的感动!”
       2014年,岞岖乡经过反复调研论证,把菊花产业确立为主导发展产业,与北京农科所菊花研发中心签订了协作合同,聘请该中心首席研究员黄丛林为技术顾问。在这一产业导向带领下,苗俊亚抓住时机,乘势而上,在投资1.5亿元种植5000亩有机茶园的基础上,又投资 1000万元,按照“生态、绿色、有机产品”的标准,建成“郦邑贡菊”千亩精品示范园,打响了内乡第一个茶用菊花品牌。
       在项目建设过程中,从岞岖水沟村支两委,到乡县两级领导,给于苗俊亚太多支持和帮助。在项目整地阶段,由于大型机械用不上,水沟村支两委组织群众人工开山,发扬“红旗渠”战天斗地精神,硬是靠一撅头一撅头从石缝里掏出了千亩土地,如今水沟的群众都成了在菊花基地上班的产业工人,实现了一个产业带富一方群众。为解决灌溉难题,镇党委政府不遗余力为产业发展跑项目,而今投资100万元、储水1000立方米的北京延庆区对口协作蓄水池建设项目,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项目建成后,将实现自动抽水、储水、滴灌喷雾一体化高效灌溉。为挖掘、包装、宣传推介菊花文化,县政府党组成员周晓锋经常深入菊花基地调研,策划活动、组织文化界人士献计献策,为“郦邑贡菊”抢占市场摇旗呐喊……

 

nEO_IMG_晾晒.jpg

 


       2015年秋,是“郦邑贡菊”的首个采摘季。这年秋天,满载着苗俊亚希望的菊花还没来得及下山,就被闻讯赶来的客商抢购一空。苗俊亚怎么也想不到,郦邑贡菊“初出茅庐”就取得了开门红,硬是创下了朵均十元的天价,得到消费者的分外青睐。
       郦邑贡菊一炮走红,坚定了苗俊亚最初的判断和扩大种植规模的信心。他在心里盘算着:今年再大干一场,到明年实现种植规模翻一番,然后用五年时间把“郦邑贡菊”建成全国最大的茶用菊花生产基地。

 

nEO_IMG_烘烤.jpg

 

       心中有梦,要带富一方群众

       苗俊亚是一个退伍军人,身上充满了军人气质,有责任,有担当,更有追求。他心里一直有个强烈的愿望:有一天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到更多的人。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深知农村生活的艰难。2000年初从部队退伍后,苗俊亚毅然辞去组织安排的工作,通过多年创业打拼,过上了衣食富裕的生活。在经营茶叶的实践中,他看准了这个产业巨大的辐射带动作用,可以带动更多的乡亲共同致富。2013年,他做出了人生的重大选择,把多年积累的全部身家投向九峰山,开始了他的梦想计划。
       在项目实施中,他始终把如何带富群众、让群众更多地受益作为首要思考。他建起的环村水泥道路,改变了水沟村长期的出行不便,就连通往山上的生产道路,他也有意识地绕道群众地头,方便群众生产。为此,不理解的人都说他花钱修了“冤枉路”。对此,苗俊亚总是笑在脸上,甜在心里。如今,投资上百万的蓄水池建设,又将受益水沟村的数千亩土地,从根本上解决全村缺水的老大难问题。
       岞岖由于历史环境因素,至今仍有不少群众还生活贫困。为此,苗俊亚通过与村支部沟通摸底子,把贫困群众优先安排到种植基地上班,成为拿工资的产业工人。菊花收获旺节,每天会有近千人忙碌在采摘基地和筛选、烘干、包装车间,千亩菊花园正悄然改变着他们的生活。
       “发展一个产业,带富一方群众,造福一方百姓。”正是苗俊亚当初的梦想,这个梦想如今正在成为现实。
       苗俊亚是个认准事业不回头的人,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每次选择都把自己逼上悬崖。如今,苗俊亚有了更大的梦想,那就是打造5000亩“郦邑贡菊”基地,把九峰山变成一个融观光、休闲、采摘体验和茶菊生产为一体的花果山,真实还原内乡作为菊花故乡的历史本容,让内乡菊花笑傲天下。

上一篇:南阳市唯一对外劳务合作企业正式成立      |      下一篇:哈弗长城系列汽车产品入驻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