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反转
添加日期:2018-06-21 08:23:37   来源:   作者:李焱   浏览量:

    “这是当年借你的100块钱,算上利息,连同各方面的因素,恐怕再拿10000元也不够,不过,眼下就这些,暂且接住吧”。

    “阿军(由于种种原因,采用化名)!”日前的一个上午,正在专心上班的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里面传出了久违的熟悉声音,他的名字便脱口而出。其实,说出他的名字、挂了电话,还不相信真的是他。但是,的确是他,不到半个小时,就如约到了我的办公室,寒暄了一番,掏出100元钱,一定要塞到我衣袋,无论如何回绝也不肯收回,无论我如何坚持,也不留下来吃饭,声称有特殊事就离开了。
    说起这100元,是他当年所借款项10000多元中的一部分,他用这笔钱买了户口、交了风险抵押金等费用,到一家县属企业上了班。我清楚地记得,借款日期是1992年的下半年,是我入职一家乡镇政府不到三个月,刚刚领取了两个月的薪水(月薪60元)他便来借,印象中是悉数给他的,他还从中取出零头20元返还给了我。
    能够把人生当中挣得的第一笔收入的全部借给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和感情呢?我俩的老家属于临近乡镇,同在一所高中上学,我们究竟是如何相识的已经忘却了。然而之间发生的好多事情,仍然记忆犹新。我备战高考的一个夜晚,夜自习已经放学了,又自学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家,结果“躺着中了枪”:一个同校学生因受到欺负,便勾结社会上的害群之马一共8人在放学的路上等候报复,结果误把我给打了。正当我十分悲愤沮丧之际,阿军出现在了我面前对我说:“在这个社会,你不打别人,别人也是有可能打你的。所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作为一个封闭已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在校生经历了这段遭遇又听到了他的解读,方知外面世界的诡异恐怖。
    从那以后,他便走进了我的世界,其中许多的人生转变就是由他引领的:放学路上,不再像以往一样背着书包(当年时兴军用书包)或者腋窝下面夹着几本书;不再像以往一样穿得板板正正的,不时特意解开怀暴露出部分胸肌,那时社会上流行红衬衫、军衣服、大腿军用裤、喇叭裤和变色镜等,宁可节衣缩食也要买一件(副),方便的时候穿(戴)上,以显示自己流气;开始装模作样地叼个烟卷儿行走在大街上.....这样,不至于让路人看着自己是学生软弱可欺。那时候,这种行为在社会上是时尚入流的,而在学校却是明令禁止的,然而,对此,我不认为是他教坏了我,而是把他当作我步入社会的第一个老师,让我提前洞开外面的世界告别莽撞无知,不至于步入社会伊始就“呛一鼻子灰”。
    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高中阶段,他期望考取的大学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总是见到他书作本的扉页写着“哈工大在向我招手!”至如今,他这句公正规范、苍劲有力的激励语还时常浮现在我的脑际。可惜,由于种种原因,别说哈工大了,连个可以安排正式工作的小中专也没能考取。
    毕业之后,天各一方。而我们还是互相走动为数不多的同学之一。高考落榜之后,我和他商议了好几个发展项目,其中的一个是在集镇开店,同时开设无线电维修和照相两个项目。我认为:这样可以节省房租、增加人流、增大保险系数。谁料想,他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为啥咱要给别人维修、照相呢?好好混,让别人给咱服务!听到我顶礼膜拜老师的一番话,信心满满的我打了退堂鼓。实践证明,听从他的建议是错的:尽管随着电子通讯的飞速发展,现在无线电维修早已颓废,然而当时发展适逢其时,随后还可以通过办班培训、开设专营店赚钱。再说,开办照相馆,恰值身份证、学籍办理需要大批量拍照,只要联系协调好乡镇派出所和教办室必定发大财,没等照相机、手机拍照普及,照相馆已经转型婚纱摄影了,如今仍然生意火爆。不是他的眼光不准,而是心高气傲的他看扁了服务业,对他的言听计从可能失去了发财机会,歪打正着也算走出了另外一条成功路,而他因为所干几张大票的失利,才开始走体制之路,这才出现了借钱那段往事。偏巧又赶了个背集:上班不久即遭遇企业改制。
    此前,他给我的最后一次通话是在1999年的一个夜晚:“我现在广东,我把人家的产品卖飞了,公安局在抓我呢?我还欠你100块钱呢。”没说两句就匆匆挂断了。原来,他上班没多久,就因经营改制被分流从事营销工作,由于涉世不深,被一个老江湖的合作伙伴诓骗5万多元货款无法收回只好浪走天涯。
    作为一个私交要好的老同学,曾经到处打听他的踪迹:到他家里询问,不知道是把我当作便衣警察或者是被公安局收买的“托儿”,也不知道认为我是前来要账的,他父母闭口不言;通过同学圈打听无果;通过他邻居打听,却是“他母亲逢年过节总是在十字路口给他烧纸钱,他母亲去世都没有回来,他的户口已经注销,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的结果。经过多年多方侦查打听未果就放弃了。
    我的分析判断能力还是可以的,对阿军销声匿迹的结局,我的判断是:为了逃避公安的搜捕,公安追逃的手段是相当高明的,通过你深夜拨打的一个电话就锁定你所在的方位,似神兵天降一般,把你抓获归案;他们的嗅觉相当灵敏,单等你家里举行婚丧大事期间“守株待兔”,把你逮个正着;在外面混得一塌糊涂无颜再见江东父老,这种可能性基本没有,无论如何,家是游子的根和魂:无论漂泊到哪里,家都是永远的驿站,连母亲去世都不回来奔丧,能够证明什么呢?遭遇不测了。经综合分析,我认定是最后的一种。其结果是第二种的升级版:原来,那件诈骗案已经告破,诓骗他的当事人已经伏法。他出走的那一年就30岁左右了,打工少人要,随着身份证换代作废,只好靠串房檐饥一顿饱一顿地过活,当然也没有精力实力娶妻生子。他的心已经死了,家及父母亲友在他的世界里不复存在了。直到偶遇一个老乡,获悉他年迈的父亲无人照料,这才良心发现回家了。
安顿好父亲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我们老家,找到我的联系方式,这才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在当前世风日下诚信缺失的环境下,一个穷困潦倒的老同学,居然主动生法找寻偿还时隔26年的债务实在罕见,这还的哪里是钱,分明是一个人的信用担当责任呀,这100元价值连城呀!
    面对这位失联近20年本来认为不在人世且混得穷困潦倒的挚友,自以为成功的我,准备的一大套安慰他的台词就要喷薄而出,谁料,他却振振有词、娓娓道来:老同学,今天听到看到的,这些年,经过你的奋发努力,混得不错。不过,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一定要珍视当下、谨慎从事,千万不要因一丝一毫的不慎而让好不容易谋来的一切“一夜回到解放前!”因为,人生没有回车键可以重启再来呀!我知道,你要用一大堆的话语来安慰我,放心吧,经历了心理死亡的我早就看透了一切:生命是地球最高贵的存在。只要生命存续,就证明我就没被打倒,生活就不算太糟,明天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要担心我的未来,有所得必有所失,有所失必有所得。蛇是在蜕皮中长大,金是在沙砾中淘得,按摩是疼痛之后的舒服,春天是走过冬天的繁荣。我坚信,经历过这么多困难挫折的我,上天不会再怎么惩罚我了,我会慢慢好起来的。
    他的一席话,致使好为人师的我为这出戏剧情的骤然反转大失所望,继而豁然开朗了:也许磨难是最好的老师,在他心死的岁月里,在他鼓足勇气回来之前,这些话早就酝酿构思许久了,本来高中时候成绩就不算差的他,在我这里终于找到倾诉对象罢了。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另类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