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错觉
添加日期:2018-06-04 10:49:43   来源:   作者:李焱   浏览量:

 ——出差北京几日随笔


        几年前,在一篇博客中,我曾经这样戏言道:“年过不惑了,人生尚存在有五大遗憾:没有到过首都北京体现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骄傲自豪,没有到过高等院校接受全面系统的学习深造,没有到过广东这个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感受快节奏高效率的工作生活方式,没有到过军营体验高体能高素质的锻炼,没有感受过婚外情人的惊喜刺激。”近日,承蒙《中国金融文化》杂志社的厚爱和总行的支持,我如愿到达北京领奖并参加高端论坛,总算弥补上了其中的一个遗憾。在北京的几日,颇感到一些与想象中不大相符之处,现略记如下,与大家商榷。
        难得的一方净土
        早就听《中国金融文化》杂志的读者说:贵刊是系统上下沟通交流的“黏合剂”,是干部职工解疑释怀的“大讲堂”,是记载经营改革发展的“录像机”,是宣传推介金融文化的“专题片”。我却是去年初再次出山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后才见到她的,甫一看到,顿觉眼前一亮:装帧设计唯美大气,栏目设置科学合理,文稿选用精准质佳……我认为用这句时尚新词“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来评价她是最为贴切的。此后,我开始往这里投寄稿件,作为一家国家级期刊,每期采用我各类体裁的文章均在两篇以上;今年初,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金融文化》执行总编李晔给我寄来了评选我为“优秀通讯员”的文件。我对贵刊以及李晔老师的厚爱实在难以言表,彼此加为微信好友后,就借助重大喜庆节日给她发微信红包,谁料,无论额度大小,不管如何劝说,她一概不收。由此联想到从开始创作至今20多年来的投稿经历,真的是“人情稿”、“关系稿”满天飞:某单位召开一个毫无特色可言的月度例会就能月月上稿,而经过精雕细琢的上乘稿件却石沉大海。不由对贵刊“这方难得的净土”更加崇拜。这才圆了到达北京之梦,因此,到了北京,这些老师是必去拜访不可的,颁奖仪式暨高端论坛之后,我来到了位居朝阳区大郊亭中街2号院华腾国际5号楼6d的本刊编辑部,进门之后,才发现:编辑出版这么高档次杂志的编辑部居然设在一个小小的居室里;终于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李晔等老师们,看到他们正在心无旁骛耕耘着。
        没有寒暄两句,我便被当作宾客一样被迎进了接待室,执行总编李晔、副总编辑刘佳、责任编审强兴华等列坐一旁,就“本刊办得怎么样?在基层反映如何?对办好本刊有什么意见建议?......”等问题,要我一一实话实说,我所回答的每一字每一句,他们居然一一记载在笔记本上。临近离别之际,他们还赠送我一提精美的茶叶,言辞恳切地说:“高质量稿件是我们办好杂志的源头活水。喝茶可以提神。希望你多写稿、写好稿、多投稿,我们会随时垂询你提出的宝贵意见建议的,有了你们的支持,我们的杂志才能越办越好!”
        不再神秘的北京
        没有到北京之前,想象到她是如何的神圣,一到这里,发现她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这里人们的穿着、气质等与我们那个小小山城相比,并不见得高出多少;在这里见到、买到的,在我们那里同样也可以见到、买到......这是各级党委、政府及全国各族人民认真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让广大农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思想取得的丰硕成果所致。只不过,这里与县城有几点差异较大:一个县市的一把手在他们那个区域尚且鹤立鸡群,而到了这里,恐怕仅仅是“沧海一粟”;他们总是紧紧张张、忙忙碌碌往来穿梭于地铁、公交之间,况且,在这个时段,还通过电脑、微信办公;这里立交桥很多,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众多,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走错路;在县城七元钱一碗的面食在这里却要24元,分量还没有县里的足;一个窄窄狭狭的标间就要三、四百元,而在县城不过百十元......这是京城人们生活生存压力较大且这里作为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寸头若金”的缘故。
        似乎少了点什么
        到了北京,不去瞻仰参观毛泽东遗容,不到天安门、故宫、长城转一遭应该算作最大的遗憾。瞻仰参观毛主席遗容,看到从天南海北蜂拥而至、成群结队的的游客伤心悲恸的模样,由此可见人们依然热爱怀念毛主席的热切心情。“北有故宫,南有县衙;龙头在故宫,龙尾在县衙”。然而,游览北京的景点,发现和位居偏远一隅的河南内乡清代县衙相比,北京的景点普遍存在文字性标注不够精细全面,陈列物及相关附属陈列物不够配套完善,关键部位不对外开放等遗憾。导游介绍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实际指的是:只有攀爬到八达岭的8楼才算好汉。然而,当我攀爬到距离八达岭8楼一步之遥,本来就有些恐高的我,唯恐被越来越大的风刮飞,竟然半途而废。
        不和谐的音符
        在北京期间,基本没有传闻中的所说的拥堵现象,相反,这里如梭的车辆比县城里规矩多了,井然有序地行进着;人们文明礼貌、彬彬有礼;在京城的几天,但见地面一尘不染、洁净如镜,没有见到随地吐痰,掷扔纸屑、烟头现象,锃亮的皮鞋不用擦,仍然光亮如初,尽管很少城管人员,但是,如果想随地吐痰或抛扔烟头、纸屑,看到这里光洁的环境,下意识控制住了自己的行为;这里树木阴翳,天空长云飘荡、空气干净轻盈,夜间基本没有噪音,睡觉能够自然醒.....期间却出现了一段不太和谐的音符,让人不吐不快:周末,我们要到天安门广场瞻仰毛主席遗容,忽地,一辆出租车停靠在我们身旁,言称:“只需要10元即可到达。”考虑到对北京人品质素质的信任和三个人合乘一辆车也比较划算等因素,没加思索就成交了。刚一坐上,驾驶员就解释说:“北京双休日的外事活动比较多,一般都封禁了,比如今天是坦桑尼亚等三国总理访华,天安门等景点都被封禁了,不如你们到八达岭去吧,正好是一个文化节的最后一天,前往非常合适,我把你们拉到八达岭的市政府专线位置吧,非常可靠便利。”还利用车载系统煞有其事地热情地询问考证他所说的正确性。结果,这一切都是骗局:这天,天安门等景点并没有被封禁,八达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活动......
        有点可爱的老外
        老外,此前除了在电视等媒体上见过外,我还很少见过。最早是听在一外向型企业供职的舅家表妹提及过,因表妹长相漂亮,在单位与外商签立合作合同期间,被单位安排从事递交文书工作,因此与外商近距离接触,后来她说:“我简直是闭着气等待着签约完毕,老外身上的狐臭味真的太难闻了”。从此,老外在我的心目中,印象感觉非常差。然而在北京,随处可见老外,我总结他们具有两个特点:一种是白人。男的就包括眼睫毛都是白的且眼神深邃;女的清一色清瘦高挑、金发碧眼、鼻梁高耸;另一种是黑人。他们黑的跟煤炭烧焦了一样,就包括脚膜指头里面都是黑的。无意和他们近距离接触,并没有发现他们身上有什么异常的气味。说他们身上有异味,是人们的谬传?还是他们经过特殊处理过?并且,我还发现他们还有点可爱之处:在地铁上,一个中国男孩正和一位中年白色老外嘀嘀咕咕地交流着,就在他低下腰身系鞋带的当儿,这位老外下意识地弯下腰,慈祥地挽住了他;在八达岭一个拐弯处浅坡的树林间,盘旋着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神话中传说的仙女一般金发碧眼的四个漂亮女孩,一个形象稍显猥琐的中国男子走到他们中间想和他们合影,其中和他挨得较近的女孩似乎有些厌烦,但只是稍稍闪了一下身形,还是比较配合的。稍后,一个阳光帅气的中国男孩也想如此,他们则极其配合,合影完毕,相互开心地传看照得怎么样,还拿出自己的相机和这位男孩合影。其中的一个美女看到一对夫妇把小孩放到一个石凳上歇息,主动到这个小孩身边,拿着他父母的零食,慈母般给小孩喂服,引来众多游客纷纷合影留存,临离开前,他们回眸一笑,还潇洒地地回礼道:“嗨!”。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公益歌曲《 内乡那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