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一腔宛梆品内乡
添加日期:2018-04-08 09:13:52   来源:   作者:王国庆   浏览量:

        其实我心中最美的风景,还是记忆里看宛梆大戏那一片人山人海的风景。

        戊戍春夜,湍河岸畔。流水淙淙,幽香阵阵,不知哪个村庄演戏,便使静谧的夜空上飘荡着委婉清亮的宛梆花腔,如春花滋蔓,萦绕耳边。而此时的内乡县城,华灯溢彩,璀璨流离,它的祥和与纯净,它的大雅与静美,此刻在一腔宛梆的袅袅余音中荡漾着,使我凭添了别样的感觉、感受与感悟。
        我知道,连接这种感觉、这种感受、这种感悟的便是宛梆了。因为宛梆是内乡的符号,是内乡的乡愁,这个剧种已经珍稀到全中国只有唯一的内乡在传承。内乡宛梆用崇尚的热爱和担当,把这朵艺苑奇葩浇灌得壮美娇娆,使历经近四百年的宛梆之音绵绵不绝,与时空交融,若朗月垂光,令人神思飞越。 
        “依宛镇连丹郧商圣故里,接秦晋瞩荆襄郦邑菊源”。这郦邑就是内乡,这菊源便是菊花的发源地,一座别称菊潭的古城,一座“守伏牛门户,处秦楚要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的山城。正是这重要的战略地位,才使壮美的宛梆诞生于那场轰轰烈烈地明末农民起义。
        那是一个风雷激荡的年代。崇祯三年(1630),李自成起兵陕北,号称“闯王”,辗转奔袭湖广川陕,而在中原主要以南阳为根据地,先后转战12年之久。内乡地处豫、鄂、陕三省之交,西叩武关,东出南阳,南窥襄樊,北制伊洛,境内崇山峻岭,连绵起伏,优越的地理位置是藏龙卧虎的理想之地,因而成了农民军战略转移的重要通道,每一次大规模的运动作战,总是先通过这里,然后展开进一步的军事行动。且李自成酷爱戏剧,义军便把东路秦腔作为军戏带至南阳之域流传演出,逐渐吸纳当地的民歌小调、民间说唱、乡音俚语而形成宛梆。
        内乡的历史驿站从未有过这样热闹的风景。李自成的百万义军曾7次屯集于此,由秦腔化生的高昂明朗、激越狂放的宛梆在军中吼唱,如狂风一般削着山梁,掠过树梢,在空中直驰摇荡,把内乡山城搅得空前粗犷狂烈。时代更替,沧海桑田。内乡宛梆已是当今唯一的宛梆剧种传承载体,多少次搏击风雨,多少次踏平坎坷,矢志不渝、坚韧执著地奏响着宛梆艺术传承发展的美妙旋音。
        从空中俯瞰,八百里伏牛山象一条巨龙自秦岭腾空而起,横跨豫、陕两省,一路挟风兴雨,化育万物。位于伏牛山南麓的古城内乡,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在青山绿水间熠熠生辉。古城中不仅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内乡宛梆”,还有全国保存最完整的封建时代县级官署衙门“内乡县衙”,更有中原唯一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宝天曼”,这些富有神韵的人文资源足以彰显内乡的独特魅力了。
        先说县衙。内乡县衙始建于元朝大德八年(1304),距今已有700余年的历史,占地47000多平方米。主要建筑沿中轴线自南向北,依次为照壁、宣化坊、大门、仪门、大堂、宅门、琴治堂、公署院、三堂、后花园。中轴线两侧为兵、刑、工、吏、户、礼六房及膳馆、寅宾馆、监狱、吏舍、衙神庙、土地祠、主簿衙、县丞衙等。整个建筑布局与《明史》、《清会典》所载“坐北朝南、左文右武、前堂后邸、监狱居南”的建筑规制完全一致,采取严格的对称四合院体例,尤其是大堂、二堂、三堂比附北京故宫的太和、中和、宝和三大殿而建,因此有“北有故宫,南有县衙”、“龙头在北京,龙尾在内乡”的美誉。内乡县衙建筑群主次分明,错落有致,雕梁画栋,廊道相连,融长江南北建筑风格于一体,被誉为神州大地绝无仅有的历史标本。而每个建筑前的匾额、楹联都以其语言精练、含义深刻令人称赞,其中最为世人关注的是三堂前悬挂的楹联:“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这些楹联对于研究封建吏治和衙门文化具有较高的借鉴作用,其丰富的文化内涵被专家学者称为“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
        再说宝天曼。相传宝天曼原名百叶山,是上天一神牛化作伏牛山后由它的胃变化而成(牛胃,俗称牛百叶),内中宝物甚多,是天庭藏宝的地方。山下有个大石窑,住着一年轻小伙子,名叫大宝。大宝原是太上老君身边的仙童,因炼仙丹打瞌睡误事被贬此山,专门炼制金银珠宝,供天庭使用。大宝忠厚老实,不但为天庭炼宝,还为人间百姓救苦救难,而每天炼制的珠宝也由王母娘娘身边的侍女曼珠取回天宫。曼珠姑娘每次取宝,都能看到大宝为百姓送药治病、送花宜人、送种育林的欢乐场面,她悄悄地爱上了勤劳朴实、乐于助人的大宝,不久两人就偷偷成了亲,一起炼仙珠,一起帮助百姓耕织桑田、排忧解难,生活幸福美满。曼珠私配大宝的事终于被王母娘娘知道了,即派龟灵圣母下界捉拿曼珠,惩罚大宝。曼珠和大宝料到违犯天规,王母娘娘不会轻饶,于是他俩先把剩余的金银珠宝撒向群山,然后二人紧抱一起,泪如泉涌,不论龟灵圣母如何恶狠,死不分开。龟灵圣母恼羞成怒发出一道紫光,把曼珠和大宝收走了。此后,曼珠和大宝撒在山上的金银珠宝变成了奇花异草、珍稀植物和珍贵山药,他俩的泪水变成两条溪水又汇成瀑布,喷珠溅玉,奔泻而下。百姓深切怀念这一对为民造福、恩爱有加的夫妻,便将他俩的名字合在一起,把百叶山改名为“宝天曼”。宝天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和世界地质公园,一万公顷的茫茫林海内群峰竞秀,飞瀑高悬,谷幽潭碧,鸟语花香,尤其是天然林依然保持着过渡带生态系统的原始状态,古木参天,遮天蔽日,形成了独特的生态环境,许多南北珍稀植物和珍禽异兽在这里繁衍生息,被誉为“生物基因库”、“地球后花园”、“天然绿色宝库”、“神奇植物王国”。
        古城如歌。千年岁月,沉淀出一份淡远、平和的气质,任华光沧桑,我自沉静。唯有淙淙流淌的湍河,带着历史的记忆穿城而过,水声似琴韵铮铮,这时的内乡,宛如弦上之城空灵清净,这种气韵从吴垭石头村中也可读懂。那些原始古朴的石头房虽经百年风雨,依然整齐美观,依然容颜未改。走在村中铺得规正的石板路、石阶路上,用手抚摸着那厚重的石磨、石碾,欣赏着那或粗糙或精细的石盆、石缸、石桌、石凳,端详着那在石缝中扎根并顽强生长的老柿树、野梨树、歪枣树,一切都那么自然,那么巧夺天工,眼前浮现的是一个处处充满原始气息、散发着山野清香的石头城堡,一个瑰丽多姿、丰富多彩、浑然天成的石头世界。充斥着美好,充斥着乡愁,更被一种恬静、淡泊的田园生活给笼罩了。
        时序越千年,峥嵘岁月稠。内乡历史悠久,秦初就已置县,数千年的文明史,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积淀了底蕴深厚的璀璨文化。隋唐时即有“桐漆之乡”、“茂林修竹地”之美誉,明清时更以“中药材集散地”而名传遐迩。内乡山河壮丽,钟灵毓秀,“灵峰拱其前”,“圣垛峙于后”,湍、默两河绕于左,刁、黄二水环于右。宝天曼、二龙山、七星潭、天心洞、桃花源、云露山等名山胜水,翠峰如簇,清流潺潺,洞幽石奇,鬼斧神工。美丽的自然风光,丰厚的文化底蕴,不仅养育了著名政治家范蠡、史学家范晔、文学家范子宁、理学家王检心等历史名人,而且还吸引了历代文人雅士来内乡登临造访,吟咏酬唱。著名诗人李白、王维、白居易、孟浩然、李商隐、钱起、贾岛、苏澈、司马光、元好问、郑板桥等,都曾在内乡或观光游历,或供职生活,留下了许多华美的诗章。如,“诗仙”李白《忆崔郎中》:“时过菊潭上,纵酒无休歇;泛此黄金花,颓然清歌发。”“诗王”白居易《内乡村路作》:“日下风高野客凉,缓驱匹马暗思乡;渭村秋物应如此,枣赤梨黄稻穗香。”山水田园代表诗人孟浩然《寻菊花潭主人不遇》:“行至菊花潭,林西日已斜;主人登高去,鸡犬空在家。”诗人贾岛《石门陂留辞从权誉》:“幽鸟飞不远,此行千里间;寒冲波水雾,醉下菊花山。”
        如今之内乡,经济建设高歌猛进,社会事业欣欣向荣,小康生活和谐美好,精神文明春满家园,全国优质烟叶基地县、全国生态农业示范区、中国县域旅游品牌百强县、中国楹联文化县、中国书法之乡等诸多荣誉,充分展现出内乡又好又快的发展态势。而内乡宛梆更是大放异彩,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参加了在北京延庆区隆重举办的第八届、第九届北京端午文化节,赴河北石家庄市参加了全国梆子声腔优秀剧目展演。2017年11月21日,又进京参加“唱响新时代—河南稀有剧种北京公益展演周”活动,在梅兰芳大剧院演出宛梆优秀剧目《铜台关》,这是内乡宛梆首次登上首都舞台,不仅展示了独具特色的宛梆艺术魅力,也为宣传内乡、南阳乃至河南发挥了积极作用。尤其是邀请名家编剧、执排的宛梆新编历史剧《内乡知县高以永》,连续参加南阳市第八届戏剧大赛和第七届黄河戏剧节,均荣获金奖。
        静听宛梆,慢品内乡,品出醇香四溢,品出旷远之境。因而,我想,如果把以往的内乡比做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那么现在的内乡,正经历着生花妙手的雕刻,废余的在被剔除,精美的在被发现,内在的慢慢地显露,外具的渐渐地升华。若这样,便是一个玲珑透剔、光彩照人、形态秀美、质韵隽永的艺术品了......


 
上一篇:我的梦•自然资源梦      |      下一篇:负重前行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