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福堂大爷
添加日期:2018-02-08 15:14:56   来源:   作者:孙红静   浏览量:

 


        “你回来了!”每次回老家路过福堂大爷门前,他总是笑眯眯地站在门前跟我说话。

        福堂大爷现在已80多岁了,听老人们讲,以前生活艰难,父母走得早,福堂大爷在家里一直扮演的是父亲的角色。操心了兄弟姐妹的成家立业大事,错过了自己的婚事,后来和一位远路女生活在一起,夫妻二人生活倒也融洽,从没红过脸,从没吵过嘴。

        我的印象中,福堂大爷是个好人。

        有一次全家在一起说起福堂大爷,一直在全家说话、做事有魄力的母亲夸口他曾经是我们家的恩人。

        母亲的话是有来由的。

        由于父亲常年在外,母亲一个人在家当家理事。八十年代,正是农村需要劳力的当间儿。特别是农忙季节,需要收收种种。对有劳力的人家来说,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而对我们这种没劳力的人家来说,这个时候特别难过。像用廉刀割麦这种农活,母亲一个人面对的是全家八亩多地的劳动量。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年麦季,母亲每天天不明都拿着镰刀下地,总是忙到大晌午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尽管如此劳作,她一个妇道人家每天的劳动量也非常有限,眼看别人家小麦都割完了,我们家还没割到一半,收音机里播出近几天我们这里有连阴雨,母亲心中那个急呀,简直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这时候,与我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福堂大爷拿着镰刀出现了,福堂大爷帮着母亲起早摸黑硬是赶在连阴雨到来之前帮我家割完了麦子,母亲感动的给他烙了油蒜馍送过去,可他说啥也没收。后来听母亲讲,为躲让村里的闲言碎语,福堂大爷曾经在半夜用人力拉车,从农田里帮我家拉回过两满车苞谷穗。

        我们村以前吃水比较艰难,都是在村子附近的刁河里担水吃。像我们没老力的人家,孩子从小就当家担水了。记得十四五岁的我挑着水担,摇摇晃晃的从河里担水回家。中途必经一个高纵入云的土包子,若中途想歇歇再走,水桶没处放,那种艰难劲儿可想而知。再遇上雨天,一步一滑的,回到家桶里的水都不知浪洒掉多少了。

        记得有一次天正下着小雨,地面很光滑。正上初中的我放学后赶紧下河挑水回家,但上到土包子一半多的时候,脚下一滑,连人带水桶倒在地上,水桶也滚到旁边的深沟里。无助的我坐在泥地里哭了很长时间,福堂大爷不知从什么地方赶来了,一边安慰我,一边帮我重新从河里担上来一挑水,那时候小,也不知道说个感谢话什么的,只知道默默的流泪。

        “你们有空,都上你福堂大爷那儿坐坐,做人不能忘本。”母亲再次教导我们。

        是啊,我很早就想上他家坐坐了,今年寒假伊始,我就朝他家走去……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你为什么留在内乡》献给每一个用心生活的内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