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返乡下乡创业 助力脱贫攻坚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返乡下乡创业 助力脱贫攻坚
感谢你的留下
添加日期:2018-02-05 08:32:24   来源:   作者:杨丽青   浏览量:

        2017年11月初,第一书记换岗的消息,突然而至。有人欣喜,有人忧。

        朱明学第一时间,给我打来电话,“永建或许要回局里了,咱们村咋办?”朱明学是马山口镇唐河村的党支部书记,他显得忧心重重,“你看,咱们的整村推进项目才刚有眉目,还没动事儿,这事全得靠他;咱村就他一个笔杆子,他对村里情况最熟了;就他会电脑,党建工作他最清了;他到哪儿都非常受欢迎......”
        话到最后,变成絮叨,中心思想就是一个词:纠结。
        村里少了王永建,就少了一个“顶梁柱”,缺了一个“主心骨”——于公,他想留住王书记。两年的驻村,给唐河带来的变化,用“日新月异”来形容最为贴切:桥修了,灯亮了,路通了,村部变化了,产业明晰了......
        朱明学非常清楚:驻村以来,王永建抛家舍业,儿子中招考试面临选校的关键时刻,最需要父亲的指点和支持,永建在唐河,没有去;买了新房,所有的装修材料都是永建的妻子一手操办,就连搬家,他也顾不上回去,缺少男主人的乔迁之喜,非常的遗憾;永建的老父亲盼儿子望眼欲穿,吃顿团圆饭都是奢望,看着每次都是来去匆匆的儿子,老人家欲言又止,他非常了解自己的儿子啦,活到身上,力求完美落实的个性。
        ——于私,他不忍心再留王书记。两年来,因扶贫都被折腾得蜕了几层皮。好不容易才有的可以缓回气儿的机会!
        “放心吧,哥,我想永建不会走的!”
        “为啥?”
        “因为他放不下!”
        尤记得2017年5月,为迎接省级扶贫检查,扶贫档案都梳理完善需要在25日前完成。根据省市规范档卡填写的要求:扶贫明白卡必须第一书记亲自填写,还不能有一处涂改!填好之后,还得有各类人签字,涉及签字的人最少4个,最多7个。如果不心细如发,签错字现象就会此起彼伏,把之前的心血毁于一旦!所以每个签字人签字时,他都需要,手点着需要签的地方,告诉对方怎么签,时间格式是啥,然后方可落笔!!
        镇政府集中审档前的一周内,我们连续加班熬夜,从没在凌晨两点前结束过!为抵睡意,保持清醒,浓浓的茶叶水,已灌得饥肠咕咕。已是凌晨3:00,我催促,都休息一会,于是:单人沙发上副支书,迅速鼾声如雷;村会计趴在案头,眼镜还在鼻子上,指缝间还夹着笔,一个小时后,当我在长椅上翻身差点掉地惊魂未定而吓醒时,发现会议室内仍是灯火通明!怎么回事?我记得当时把大家都撵去睡觉了啊,还是我亲自关的灯!
        睡意全无,趿着鞋去看:永建又再审档!
        “不要命了?”我有些生气
        “事干不完,心不静!哪里睡得着?!”
        “就没睡吧?!”
        “嗯!”
        哎!他就是这样,为了让我们能安心睡上两小时,他也佯装困了,顺从地去了自己的房间,却待我们鼾声四起时,赶紧又起来加班!只因,放不下!
        相对于女人而言,我深知:寻常人家,没有什么比一家人三餐相守,围炉夜话更幸福的啦!为了扶贫,永建牺牲了很多东西。所以,我理解支书朱明学的纠结。
        做为朝夕相处近两年的“战友”,我了解王永建,他那不干则已,干则力求完美不留遗憾的个性会牵跘住离开的脚步。
        他也非常纠结地对我说,他明知道地球离了谁都照转,说不定唐河换个第一书记后,工作会干得更好,但是他就是放心不下:
        易地搬迁的户,还没入住;
        整村推进的事,仅是个规划;
        孙国全的蜂蜜还没卖完;
        赵庄组的艾草刚有好转;
        倔强的于占青老人,得想办法让他搬进新房里……
        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留下的是他的妻子杨红湍。她对他说,遵从内心吧,我支持你的选择,有些遗憾可能永远没机会弥补,所以别留遗憾!
        王永建选择留下来!带着对妻子的感激和愧疚!
        他到县残联,又“磨”了一个轮椅、一副双拐,因为他在入户走访时看到:贫困户杨秋菊一个拐杖走路不稳,一副专业的双拐,会更安全一些;非贫困户朱佰根,有了轮椅,出来晒太阳就方便多了。办完这些事,他转身去了城建局,去找他的同学,设计赶做了一份村部规划效果图,不用说,又是让对方无私奉献了!心满意足地回到唐河,表姐的电话追过来,“电视给送来了,放在你的学校!还有几包衣服!”
        哈哈,真是太开心了,王永建孩子般地笑了!
        那个电视,是为他所包的贫困户徐国强准备的。表姐要搬新家了,淘汰了许多旧物,永建瞄上她家八成新的电视,预定了不让送别人,他要!其实他早在盘算徐国强搬家时要送的贺礼,如果新买的话,他担心对方会因此而过意不去。
        王永建总说自己干的都是小事,不值得一提,可对于具体的每一户的乡亲来说,都是天大的事。
        村部门口的朱遂斌,孙女都上大班了,各种因素的牵扯,户口一直落不下来,这成了老两口的心病,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说给永建,永建就开着自己的车,带着老两口,到处探询走动,终于登记上了!朱遂斌感激不尽,憨厚的山里人用自己最朴实的方式表达感激:主动承包了村部院子的卫生打扫,不让干都不行,如果我们阻挡,立马会给你争个面红耳赤。不用说,这个多年来的“老刺头”,现在变成了村里工作最大的支持者,有啥活需帮忙,随喊随到,“三带五联奔小康”活动中,主动要求当联户组长,并且悄无声息地掐死了几起信访矛盾萌芽!
        孙国全,2017年蜂蜜大丰收,望着满屋的瓶瓶罐罐,他是既喜又忧,销路使人愁啊!他不知道卖给谁,拙于言辞,没有文化,只会埋头种地干活的人,给他讲宣传,讲营销,讲酒香也怕巷子深,等于对牛弹琴,他只会无奈地等待需要的人上门来取!永建去找做电商的朋友推广,在朋友圈里推荐,用尽所有“王婆卖瓜”的机会,不到三月全部销售一空,孙国全喜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见人就说,王书记神通广大,热心肠!不但卖的快,而且卖价高!每每听到这些话,我们都拿眼看永建,笑而不语!其实我们都知道,自己的笑有些不地道!本来吧,孙国全打算着,蜂蜜18元一斤卖的,永建说,不行,卖高点,如果价低,人家会说便宜没好货!其实我们都知道,这蜂蜜绝对真掂!孙国全在他的鼓动下,我们都按22元一斤,买了不少!王永建还装好人地对我们说,“咱挣钱比他们(孙国全)容易,多给点(钱),就当积福行善了!”意想不到的事,还在后面:我们都学着他,不但发圈了,还见谁都推荐孙国全的蜂蜜,不放过任何一个“兜售”的机会,一些朋友同学就说,捎来几罐或寄来几斤吧!好咧!我们兴高采烈的邮寄,屁颠屁颠地去送,等收钱时,却不好意思接,话头一转,“要啥钱?咱们这关系?!尝尝,好东西!早就想给你送些来!只有在这深山里,才能遇到这些真东西!”可想而知,每个人都搭进去不少钱,不过,相对于永建而言,我们搭进去的数目就是毛毛雨啦!
        背着孙国全,我们“安慰”永建,“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是不是?”
        “是啊!”王永建一本正经,回到!
        “好吧,就你小子能?!”我在心里腹诽!
        说归说,我们还是喜欢他,喜欢随着他的思路,朋友圈里兜售唐河的迷你袖珍小南瓜、唐河的蜂蜜、唐河的八月炸、唐河的香菇、唐河的人……
        扶贫永远在路上,路还很长,永建,我们继续一起走下去吧!为了唐河,为了内心的安宁,让所有的放不下,都变成愿望实现后开心的放下!
        感谢你的留下!
上一篇:联户为组 共奔小康      |      下一篇: 县文联书法协会到乍曲镇孙岗村义写春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