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添加日期:2018-04-08 10:08:30   来源:   作者:陈景胜   浏览量:

        桃花,是中国文学的重要题材之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3000年前的中国诗歌总集《诗经》,就已经在歌颂了。现在读起来,还是那么新鲜感人。

        我很喜爱《诗经·周南·桃夭》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这么朴实动听的诗句。《桃夭》是一首欢快祥和的颂婚诗。古代称女子出嫁为归。诗中反复出现的“之子于归”,提示出诗的内容与婚嫁有关———它歌咏了一位美丽的新娘,并祝愿她家庭幸福,生活美好。
        值得注意的是,诗中的比兴手法极为巧妙:鲜艳的桃花比喻了新娘的美丽;圆大的桃实象征着新娘的健康;密密的桃叶,又似乎暗含着新娘的到来,将为她的夫家带来子孙繁昌……
        桃红柳绿,春光明媚,美丽的桃花总是和春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阳春三月,正值花期,桃花盛开,花儿虽不象牡丹那样国色天香,富贵气逼人,也不象兰花那样幽静素淡,过于洁净。春天,唯桃花灼灼。桃花花瓣透明菲薄,幽美难言。也许中国人的骨子里有桃花般的香艳,所以见了桃花特别亲。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花,一直是人们喜欢的花,娇艳、简静、轻灵、温婉、明媚。
        桃花的每片花瓣,都通往色彩,通往快乐,通往爱情,通往友情。可以说,人人心中都有一株可入诗入画的桃花。
        春天,是百花竞放的时节,桃花似是春天特定的季花。明代方九功有诗云:“一曲桃园树,平沙十里春。”
        桃树,原产中国,有3000多年的历史。然而,在某些植物学书籍中,却被误认为是波斯的土著。事实上早在汉代,桃便沿着丝绸之路,从中国传播到波斯了。
        古代爱桃的人不少。
        素有傲骨的陶潜,一篇《桃花源记》,一首《桃花源诗》,描绘出一个安宁至境,令人神往。在他心中,必定有一片“落英缤纷”的桃林吧。这缤纷,如花雨,滋润着面临枯竭的东晋王朝,并福泽后世。清朝的孔尚任,一定也是钟情桃花,不然,何以用一部《桃花扇》,为我们演绎一个动人而凄美的爱情故事? 
         我国桃的种类繁多,如碧桃、绯桃、绛桃、日月桃、二色桃、鸳鸯桃、寿星桃等,不胜枚举。其颜色各殊,但多以粉红为多,如崔护的“人面桃花相映红”,其色烂漫如锦,云蒸霞蔚,红雨成阵。也有白色的,明代杨基《写生碧桃花歌》中说:“枝上白云吹不散,阶前明月照疑空”,大概就是。还有的是碧色的,宋朝诗人范成大《咏绯碧两桃花》诗云:“碧城香雾赤成霞”,所言即此。明代王象晋《群芳谱》载:“桃西方之木也,乃五木之精,枝干扶疏,处处有之。叶狭而长,二月开花,有红、白、粉红、深粉红之殊。他如单瓣大红、千瓣桃红之变也,单瓣白桃、千瓣白桃之变也。烂漫芳菲,其色甚媚。”一般地说,绛桃花深红色;粉碧桃花粉红色;花碧桃花大而色艳,多为白色花微带红丝,间有一支或数花为粉红色,也有一花或一瓣为白色与粉红色各半;绿花桃花瓣为浅绿色;白碧桃花为白色。
        碧桃,这个名称首先见于唐代郎士元的诗句:“重门深锁无人见,惟有碧桃千树花。”但花形花色都没有说,无法知道它究竟是怎样一种桃花。王安石的《写生碧桃花歌》则说“枝上白云吹不散,阶前明月照疑空”,显然指的是白花。范成大《咏绯碧两桃花》诗,有“碧城香雾赤成霞”之句,好象真是碧色的花。明王象晋《群芳谱》说:“千叶桃,一名碧桃,花色淡红。”现在是把专供观赏的重瓣桃花,不论红白深浅,高矮大小,都叫碧桃。
        欧阳修曾有感于“牡丹花之绝,而无甘实;荔枝果之绝,而非名花”,而桃则是两者兼美。
        桃花是许多人喜欢的观赏花卉,桃子也是人们爱吃的水果,有花有果,正如梁任所歌咏的:“开红春灼灼,结实夏离离。”桃子种类繁多,大小不一,形色各殊。五月桃、六月白、水蜜桃、肥城桃、黄金桃、毛桃、油桃、冬桃,琳琅满目。桃花,高雅的花,泛着淡淡的幽香。它娇柔似水,含情脉脉,享受着风雨的洗礼,蓬勃地开放着。或一朵,或三五朵挤在一起,压满了枝头。桃花,旺盛的花,透着生命的热情,漫山遍野,一团团,一簇簇,像夕阳染红的晚霞,像燃烧的火焰……
        桃树栽种生长迅速。白居易的《种桃歌》对于这个性状,有具体生动的描写:“食桃种其核,一年核生芽,二年长枝叶,三年桃有花。忆昨五六岁,灼灼盛芬华。”宋陆佃的《埤雅》说:“谚曰:白头种桃。又曰:桃三李四,梅子十二。”直到现在,人们还是熟知这些谚语。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天流”,唐代诗人刘禹锡用“山桃红花”四字轻描淡写出一幅春山春水的画面,为中国自然水山增添了许多美丽的色彩。长期传颂的陶渊明《桃花源记》,1000多年来,对于无数追求理想生活的人,是巨大的慰藉。其他如崔护的“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故事,刘晨阮肇遇仙的传说,以及孔尚任的《桃花扇》传奇,都是有关桃花的可贵的文学遗产。桃花,被中国或东方的笔墨书画和字里行间描画得最多,每个爱梦的东方人,血液里都有一掬桃花,潜行于灵性深处。由此可见,中国人对桃花,感情有多么深了。
        春天,我徜徉于桃林之间,纵情于繁花之境,观而咏之,嗟而叹之,花色诗韵,相映成趣。早在3000年前,桃花就成为诗人的歌咏对象。唐宋以来,对桃花的吟咏佳句迭出。“桃李出深井,花艳惊上春。”(李白)、“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杜甫)、“食桃种其核,一年核生芽,二年长枝叶,三年桃有花。昨忆五六岁,灼灼盛芳华。”(白居易)……这些诗歌大家情动于中,诗写其怀,花谢花开,真是千姿百态。“重门深锁无寻处,疑有碧桃千树花”(唐郎士元),“桃花四面发,桃叶一枝开”(唐王昌龄),“千朵浓芳倚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唐白敏中)。诗人们对桃花大加赞赏,现在读来犹感新鲜可亲。
        喜欢桃花如海如潮的飞落,无尽红粉怀抱决绝,那种舍得和放弃,只为可以有随风飞舞的绚烂。桃花总是这样淘气,连凋谢也要拼死热闹。
        人生如果有什么是美丽的,就是如桃花之盛放与飘舞。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春暖花开,春光烂漫,我们一起去郊野领略这春光下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上一篇:返回列表      |      下一篇:我的梦•自然资源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