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冬天里的回忆
添加日期:2018-01-16 09:38:44   来源:   作者:曹万琪   浏览量:

       11照片_1534.jpg

 

        题记:小时候总盼望着快点儿长大,长大了才知道,长大有什么好啊,人一生最美好的还是对童年的留恋!

        近日,天气骤变,一场多年罕见的大雪降临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之间,山坡、田野、小路、树木、房屋都披上了一层厚厚的棉絮;屋檐下、电线上、树枝上都挂上了长长的冰凌,可谓大地银装素裹,天地一片苍茫,银色世界宛如童话。这是2018年的第一场雪,来得不早不晚,只是比往年来得猛了些,下得大了些。这突如其来的大雪,一下子惊扰了似乎很平静的尘世:倔强挺立在原野里的茎秆植物扛不住大雪的侵袭,折了身;竹林里的竹子耐不住雨雪的“温存”,弯了腰;村庄里、道路边、街道上那些四季常青的树木,不堪重负,或趴下了,或压折了枝干;中小学的学生放假了,街上有些商店干脆关了门,即使那些闲散的人们也蹴在家里不愿出门了,平日里热闹的       街道一下子空荡了很多,只有那些天真好奇的孩子们,不顾寒冷在雪中堆着雪人或打着雪仗。看着这些无忌无畏的孩子们,我不由得想起了我们儿时的冬天……
        儿时的天气不像现在这样变化无常!那时春暖,夏热,秋凉,冬冷,四季分明。“立了秋凉飕飕”,“ 秋分秋雨天渐凉” “霜降结冰又结霜”“ 立冬地冻白天消”“ 小雪地封初雪飘”“ 大雪腊雪兆丰年”,天气就是这样随着节令渐渐变冷,一般到了农历十月前后开始降雪,寒风萧瑟,雪花飞扬。儿时的冬天更像冬天,眉清目秀的,该冷就冷,寒风像留着没有修剪的长指甲,一下一下地往人的身上搓、捏、挠,把我们的小脸蛋都捏红了,手脚都划出血糊糊的裂口。人们身上的衣服也随着节令的变化,在慢慢加厚,对冬天,对冬雪,人们是有准备的。
 
 
18照片_003.jpg
 
 
 
        我家是大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山中有的是乔木、灌木等用以烤火的各种材料,秋天时家家户户就到山上砍柴火、刨树疙瘩,一时山坡、路径全是砍柴、挑柴的人们。到了冬日,每家每户的柴木堆积成一个个小山。到了冬日取暖的时候,那秋日的柴早已干了。当冬日天气寒冷时,每家每户不管是否做饭,屋里总燃着一堆大火,特别是到了晚上,那红红的火焰把整个屋子照得通红,满屋子暖烘烘的。冬天也是农村人较为清闲的时节,降雪后,山乡人几乎家家都生起疙瘩火,或一家人,或左邻右舍聚在火堆旁,一边烤火,一边拉家常,暖意融融,情意切切,笑声浓浓,快乐和幸福弥漫着村庄,山乡人早把冬日屋外的寒冷忘得九宵云外,冬日的山村不冷!
        最受罪的是我们这些上学的学生。我们村离学校五六里地,那时还要上早晚自习,冬天,早晨5点多我们就得早早起来往学校赶,没有闹钟,父母亲基本上都靠鸡鸣的时间来唤醒我们起床,偶尔父母叫早了,或那个伙伴“发癔症”起早了,去学校大门也不会开,我们就在沿途的村子里“偷”些麦秸,或玉米杆,在半途的路边烤火;有时赶到校门口,就蹲在学校门外等着老师开门,实在冻得受不了了,我们就在校门口“挤油油”或在校门口不停地慢跑来御寒。
        那时经济都不富裕,每个人也就一件棉衣棉裤,而且这一件棉衣棉裤要穿好多年,今年穿脏了,明年“拆洗拆洗”再穿,姊妹多的,往往是老大穿了,小的接着“溜瓜皮”,大人们更是舍不得置新的,穿烂了缝缝补补再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为了防寒,更主要的是为了防脏,经常在棉袄和棉裤的里面和外面套一件旧衣服,但里面没套衣裤,穿“空筒子”棉袄和棉裤也是常有的,若外边没套衣裤,一个冬天过去棉袄棉裤穿得发明起光,像“漆匠”似的,到春节了,母亲就做件新衣裤套在外边过年。
 
 
30照片_1514.jpg
 
 
 
        童年虽然很苦,但很快乐。白天在学校的时间也好打发。进入秋天后,学校按班级组织几次勤工俭学,到附近的坡上拾柴火;或借星期天,每个学生拾几捆柴火交到学校,堆放在教室的后面或校园的角落里,下雪了每个教室里都生起了火,即使上课学生们也可以轮流着去烤火,一边烤火,一边听老师讲课,一晌又一晌,一天又一天,就是那一堆堆冒着黑烟的柴火,温暖着我们的童年,帮我们渡过了童年时代那一个个寒冷的冬天!
        冬日里学校的生活虽然单调,但也趣味横生。天气晴朗时,下课了,女同学踢踢毽子,跳跳绳,男同学“斗斗鸡”, “挤挤油”(一种游戏),这些主要是用来取暖的。记忆深刻的还是下雪天“打雪仗”和“堆雪人”了。每下一场雪,几乎班班门前都要堆起雪人,每个班级独出心裁,虽然所堆的雪人简单但千姿百态!在堆雪人的过程,你趁我不注意,抓一把雪塞进我的脖子里,我趁你不留心,挛个雪球挞到你脸上,女同学吃亏了,报告老师,老师一笑了之,于是乎女同学群起攻之,那位男同学呢,要么逃之夭夭,要么受到几位女同学的“残酷”报复,脖子里脸上被女同学用雪粒弄得面目全非!
        周末或假日,我们同村的伙伴们,要么到屋檐下戳冰凌,恶作剧,要么结伴到村前的小河里捣冰逮鱼,隔着冰看冰下的小鱼忽东忽西地游动煞是好看!遇到下雪天我们就跟着大人们到山坡上去逮兔子和野鸡,听大人们说,大雪封山的时候,野兔和野鸡就藏在山坡上的柴火垛或田地里庄稼杆垛里,甚至村头打麦场上的麦秸垛里,只要发现赶出来之后,它们就在劫难逃,很容易逮着。当然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野鸡和野兔供我们去捉,常常是劳而无获,两手空空,     偶尔逮一只还舍不得吃掉,捕获者要拿集市上换几个零钱呢,但跟在大人们后面漫山遍野屁颠屁颠地疯跑倒是件很快乐的事!
        儿时的冬天充满了无限的乐趣和无尽美好的向往和回忆,真的令人很难忘,多少年过去了,这些童年的趣事,还恍若昨日,记忆犹新,一直温暖着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若一冬无雨雪,春节必下雪,农谚叫“干冬湿年下”;“八月十五雾蒙蒙,正月十六雪打灯”;偶遇一冬天“暖冬”,来年必是“倒春寒”,一切就是这样顺其自然!如今呢,随着时光更替、社会发展、环境改造, “雾霾”来了,“暖冬”习以为常,各类“黄色”“红色”预报经常拉警!季节犹如一张涂抹太多脂粉的脸,很模糊的,童年里的“四季分明”已经成为一种传说!经济发达了,人们也开始腐化起来了,“电热毯” “电热扇”“空调”“暖气”,代之而来的是人们也“娇气”起来,一场过去习以为常的大雪,搞得人惶惶不安,怨声载道!
 
 
32照片_1602.jpg
 
 
 
        经济发展了,环境恶化了;人类进步了,人性退化了,地球会不会蜕化到洪荒年代,人类会不会蜕变成猴子,也许这是“天方夜谭”!
        岁月匆匆流逝,童年渐行渐远。我不知道现在的冬天怎样装饰孩子们的童年,也不知道孩子们的童年怎样装饰这样的冬天。路边那个执着的小女孩,还在专心致志的堆着雪人,尽管她的妈妈不情愿的陪着她,也许她心中装着一个白雪公主的童话;街头那几位小男孩依然在追逐疯跑,打着雪仗,尽管他们的妈妈在大声地吆喝漫骂,唯恐她们弄湿了衣裳,摔伤了身体,可他们依然兴致盎然!我很庆幸,我的童年是在老师和长辈们“放养”中度过的,我的童年记忆里还珍藏有这么多的童年趣事和快乐的游戏!我担心现在的孩子们掂笔写“童年趣事”的时候又在编写怎样的童年故事,等他们长大了,他们还有多数值得回忆的童年、童年的冬天的记忆,但这绝不是“杞人忧天”!

 

上一篇:拾金不昧 再现国土      |      下一篇:内乡初中2018年迎新年 社团文化艺术节展演教师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