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树叶里悄然溜走的青春
添加日期:2017-09-05 15:22:36   来源:   作者:别淑萍   浏览量:

       秋日里一个彩霞满天的傍晚,我怀着愉悦的心情欣然地走出遍布野生酸枣和野菊的低矮山谷,怀中拥着的,是一大捧刚刚采到的馨香四溢蓬勃的野菊。只是为了讨要一个盛放花朵的袋子,我信步踏入山脚下一户人家敞开的大门。啊,入眼而来墙角处那一丛长势旺盛黄绿的芭蕉,宽大的叶片是如此的美丽与清新,在瞬间里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让我不由地,记起了我那在树叶里悄然溜走的青春。
       那时我们正处于青春期,一生中最为叛逆的阶段。少年的心事阴晴不定兜兜转转如同变幻多端微妙流转的夏天。怀疑一切,否定一切。对于所有耳畔响彻过的谆谆之言,面上似乎洗耳恭听,心中却有着自以为是别样的判断。
       万般的心事向谁言讲?很奇怪的,不是父母亲,一生中都疼爱着我们的领路人;不是恩师学长,大抵因为畏惧于为师者的严厉,而小小的胸膛中正充斥着强烈膨胀的自尊,于是我们开启心灵之窗的锁匙,常常出人意料地,递交给了近在咫尺相依相伴一样处于豆蔻年华城堡坚固的同龄人。
       记得那时城区各所学校校园里多种芭蕉,林林总总地分布于古色古香庙堂的拐角处,大殿的前台上,荒芜的院墙根……而我那时有着两个要好的女伴。也许仅仅因为曾经先后坐过同桌,朝夕相处滋生了依恋,也许还因为我们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居然完全相同,而从此心有灵犀地结成了牢固的友情联盟。每天课余时间,三个人先后从教室里走出来,很快地聚在一块儿,手拉着手儿嬉闹着,像欢乐的鸟儿一样啾叫着,扑向我们喜欢停留的后花园。
       那是学校教研组所在大厅后面一片私密的领地。现在回想起来,只不过有几株开红色花朵的石榴树,结青果的枇杷树,叶片柔柔的水衫,弯弯的垂柳,热闹的紫藤,开白色小花的兰草,方形阵列生长的绿柏,以及几处郁郁葱葱的芭蕉……但在那时,却是我们放飞心灵的乐园。
       从学校教研室大厅穿堂而过直抵后花园中,一眼可以望见的那棵总是硕果累累的石榴树,从底部分叉长成两枝树干的石榴树,不知道今天,它还在么?那时喜欢结伴赏玩花草的我们,被同学戏称为“采花大盗”的我们,总是会有两个一起背靠着分叉的树干彼此面对,而将各自伸出的一只手扶着站立在树旁的女伴的肩膀娓娓而谈的我们,目光总是会有意无意瞟向前方墙体拐角处那一丛黄绿的芭蕉树。那丛芭蕉的叶子好美噢!触摸起来柔滑细嫩而又凉意沁人,总是诱惑着好奇的我们忍不住走上前去,悄悄地扶着叶片,沿着宽大的叶面上纤细的纹路轻巧地将它横撕,呵呵,真好,天然一页平行四边形般无比美妙的信笺!那时我的恩师们,可曾想到过那丛芭蕉的底部叶子为什么总是很均匀地不断缺失着青绿的叶面?只有校园里穿梭不止跳跃行进淘气的写信人和收信人,在风一样的奔跑中不时传递着让外人难以揣测的那充满温情相互了解的眼神。
       那时用圆珠笔在芭蕉的叶面上写字的触感,现在想来,曾经带给我们多少充满纯真的快乐呵!那时异常敏锐容易受伤的心,有多少次是因为在芭蕉叶子上面温馨的书写而很快愈合的呵!那一片片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爱的信使,曾经让我们彼此的心是多么地亲近呵!
       时光如飞刀,刀刀催人老。那个曾经陪着我,走在冬季冰冷的街道上,欲言又止向我诉说心曲的女孩儿,现在距离我已经有千里之遥了;那个生气时总是撅着小嘴,蓦然冲过来没高没低地习惯于用拇指和食指准确地高高掀起我腕上的皮肉让我疼得掉泪的小姑娘,如今又到哪里去了?虽然同处于一座小城,却因为各自忙于生活,再也难以看到年少时那总是腻在一起无限甜蜜的身影了。
       而那个总是悄悄地走在我身后,在我最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匆匆越过我单薄的身影,突然间挡在我面前,调皮地回头冲着我笑的男孩子,如今过得还好么?那些飘散在冬青树叶面上稚嫩的文字,如今他可还记得起么?冬青树叶子发散出的青苹果一般淡淡的清香,有没有漫过他午夜的梦的呢?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肃立于暮色四合的黄昏,嗅着怀抱中菊花独特的幽香,忆往事如同绿影摇曳的芭蕉,摇散了我们此生独一无二绝无仅仅有懵懵懂懂悄然逝去的多彩的青春。

上一篇:嗜车轶事      |      下一篇:记忆的残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