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菊潭文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内乡 > 菊潭文学
记忆的残垣
添加日期:2017-09-05 15:20:54   来源:   作者:别淑萍   浏览量:

       天天走过的小巷的一隅,近日里有几台机器轰鸣着,正在紧张的拆除旧屋,准备翻盖新房。听说那是四户人家的老宅,汇拢了,打算充分利用空间,重新在原址建造一幢厅室式的高楼。每日里从这里匆匆走过,只感觉尘土飞扬,一片狼藉。等到墙体坍塌声渐渐灭绝于耳畔,飘散在空气中呛人的尘埃慢慢地无迹,眼前突然显出一片开阔的空地,这才发现,昔日里被房屋重重遮掩的深处,竟然隐身着一段小城的古迹。此刻因为那些屏障的去除,它被岁月尘封的苍桑的容颜,赫然现出。
       那是一段“水上岗”的残垣。也是我儿时记忆里最为先进而且神秘的农田灌溉设施,之所以觉得它神秘,可能是因为它的形状宛如一座空中桥梁,拔地凌空,从东向西,横贯小城,只要想像着,清凉透明的河水经过引水渠、进水闸,顺着粗大的管道沿着缓坡拾阶而上,奔腾冲灌进入水泥筑就的空中渠道,缓缓的自东向西,就这样在穿梭往返的人们的头顶上穿越小城,一直流淌到一望无垠的田野里去,幼小的心中对这样奇特的建筑就有着说不出的惊讶和感叹!
       那时幼小的我,好像还没有进入小学吧。记忆模糊的印象里,水上岗是那般的高大雄伟,气势壮观,不可触碰。当然,现在的我,面对着这样的一段残垣,已然消失了往日的敬畏,因为我揣测着,似乎只要走近它,稍稍地踮起我的脚跟,就可以不太全面地望见它的顶部凹下去的渠道。这是成长造就的改变。
       依稀记得,这样坚固的引水桥,它由此向东,一路跨过护城河、学校操场、电影院北侧常年干涸的沟边小径,一直延伸到小河西岸的环城路,然后通过几根粗大的露天管道,缓缓低下身躯,与一个大蓄水池相联接。还记得那个水池很深,似乎有些深不见底,里面总是满满的注滿了清水。水池的前面,是一个封闭很严密的小房子,仿佛是一个控制室。小孩子淘气地私下里隔着门窗望进去,好像确切地满是闸刀和电线,听人说这里面专用来在干旱无雨的季节里从河里往上面抽水运水,让蓄积的河水源源不断地向上灌入高高的水泥铸就的渠道中,由渠首一直向西,穿城而过,输送到饥渴的田园里去,有效缓解正处于疯长阶段庄稼的旱情。以此来实现庄稼旱涝保收的愿望。
       而现如今,发白的灰蓝色的水泥铸就的渠道的残垣,奇迹般地再现于眼前,好像一小截旱沟而起的引桥,在周围鳞次栉比的建筑物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突兀而怪异。细看,回想,又是如此让人心中不断汹涌着着深深的感动,让人不由得怀念起那些已经逝去了的,并不久远的美好时光。
       那个时候,小城由于偏重农业发展,经济不发达,框架还很小。即便是最繁华的街道,路面也很窄,仿佛成人用三两大步就可以轻松地横穿而过马路。那时的环城路,绕城一周,一个整圆,仅仅也只有不足十里的路程。记得初高中的时节,这样的路线是我们学校春季运动会长跑固定必走的路线。
       小城是如此之小,小到甚至可以让我们用小孩子稚嫩的脚步来丈量。那时的我们,常常从我们居住地的水上岗的中途,沿着引水桥的走向,一路欢呼着,吵闹着,穿过操场,走过电影院,沿着电影院北侧那条干涸的大水沟边上的,行人们踩出来的小径,随着永往直前的引水桥一直走到尽头的河水里面去。一群唧唧喳喳的小孩子,站在温暖的水中,用胸无城府的小篮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沿着岸边垂落在水中的水草很有耐心地打捞着梦想里的河虾、小鱼,偶而也会不期而遇捡拾到一枚大过手掌的河蚌,所有人就会像得到宝贝一样的快乐。
       还记得每次返回,路过那座用来控制灌溉用水的小房子,我们总是会好奇地在那儿稍做逗留。因为那是一条穿城而过的捷径,所以不时会有成人从那里走过。年幼爱动的我们总是会不时听到耳边传来路人充满善意的呵斥:小东西们,这里危险!赶快回家!懵懵懂懂的心中,其实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是危险的,只是碍着岗旁来回不停走过的行人,不敢造次。一边沿着台阶朝上走,似乎规矩地一直要走到半坡上的小路上去,一边却又不甘心地觊觎着高处,朦朦胧胧地知道自己其实是可以换个方式,像河水一样进入到引水桥的渠道里面,然后一直向前,一直走到色彩斑斓的田野里去。总在想,河水里那些我们企图捕捉到的小鱼,是不是会在快乐的嬉戏中随着管道被灌入到引水渠中?如果会,那它们最终流入干旱的庄稼地里,很快地缺失了水份,结果岂不是很悲惨呢?
       不很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是危险的所在,所以就以小孩子的眼光和道听途说的东西,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热烈的争论之后,得到这样的结论:一、大抵是因为这里蓄水池里的水深,并且有水,小孩子一不留神掉进去,是无论如何也爬不上来的,只有活活地淹死;二、那个神秘的小房子里,有着那么多的电线电缆,大抵在月黑风高的夜晚,也死过人在里面,一定有着我们看不见的鬼魂,专等没有成人在场的时候,摄取小孩子的魂魄。这么一分析,想来很对,四顾草木阴郁,似无人烟,一时间人皆噤声,稍顷,反应过来,顿时一片鬼哭狼嚎,如惊弓之鸟,四下逃散。
       可怜我那时胆子最小,偏爱长裙,行动不便,总是在作鸟兽散的过程中,一不留神,就被岗下蜿蜒伸展出的藤蔓给绊住了脚,或被道旁带刺的灌木挂到了裙子,然后无可避免地跌倒在地,以为被鬼怪抓到了,先用双手捂住眼睛,怕敢看见,然后哭得昏天黑地。总是在同伴们的嬉笑声中茫然地睁开眼睛,做梦一样被他们腾空架起,一直被牢牢地架着两条胳膊,在莫名其妙的大笑声中被快速带出这条长长的小路,逃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无比快乐的一群小孩子,总是那么心有灵犀地,悄然绕过操场水塘边上高高的学校围墙,各自潜回自家的院落,听听屋内无人,知道时间还早,顷刻之间又聚在了一起,很快就又统一了意见,结伴沿着岗下的路一直向西行走,边走边议论着,是到环城路岗南那个厂区院子里的莲花池那里采摘一支莲花或者莲叶回来呢?还是一直走到水上岗的西端,看有没有小鱼沿着引水桥一直流进干涸的土地里?而且,有人好像记得在田野的边边上,似乎有着一大片的蚕豆地。也不知开花了没有,结果了没有,如若结果了,那豆子可饱满了吗?采来回家用油煎了来吃好香的!
       议论归议论。结果到最后,莲花池去过了,总之没有采一支莲花回来,也没有采一支莲叶回来,因为听人说,采了莲叶或者莲花,是要坏了水下的一支藕的。也一直走到田野的边上去了,却又没有摘到蚕豆,也没有看到蚕豆,因为似乎远远地总有戴着斗笠的老农好像不放心似地朝着我们在的方向一直张望。一群泼皮的小孩子,却仿佛都有些畏惧于老农一双松树皮一样蛮有力的大手,因为同伴中有人说,揪起耳朵来蛮疼的!
       倒是看到了水上岗接近尾端部分,是稍低矮的“桥”,有善爬树的小孩子猴子一样借着旁边的小树攀援而上,清楚地看到其实那时凹漕里面并没有水,只有一些觅食的小鸟在里面不停地蹦蹦跳跳,可能不是引水灌溉的季节吧。
       一路你追我赶,小跑回来,任欢声笑语肆意地洒落风中。总会有迎面而来相识或不相识的人亲切地拍拍我们的肩,或抚摸一下我们其中某一个的脑袋,笑呵呵地说:赶快回家吃饭了!然后在那提醒声中,惊觉,每个人的肚子似乎都在咕咕地叫着发出强烈的抗议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容易溜走,夜幕就这样在悄无声息中来临了。
       有胆大的,就在晚餐后相约一起到水上岗下面的草丛里去逮蛐蛐,说可能还会有机会捉到蜈蚣。虽然很害怕,心中却想跟着大家一起去玩儿,于是就跟家人告知了,像个小尾巴一样只跟着看他们捉虫子。那时水上岗是跟道路并行的,也许是先有了水上岗,它的下面慢慢地就形成了一条路,然后走的人多了,理所当然地形成了一条可以过车的路,总之,夜晚的水上岗下面是极其热闹的,因为旁边有路灯,不是现在我们常常见到的水银灯,是那种泛着昏黄的灯光,虽然不很明亮,但却丝毫影响不到我们在灯光下面蹦跳着捉蛐蛐儿,那时还不知道拿一个工具来捕捉,都是蹲下身子用手来扣住了,然后小心地捏紧放在瓶子里,而我惯常就是那个跟在拿瓶子的小伙伴身后的影子,开心地陪着他们一起为捉到每一个目标而快乐地欢叫。
       是谁说过,时间是世间里最神奇的魔术师,它让我们许多曾经的拥有渐渐地在张开的指缝间毫无察觉地消失不见,也让我们曾经那么真切认知的东西在不断行进的过程中慢慢地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完全颠覆。就像我们的小城,隔着遥远的时空,如今还会有谁清晰地记得那道南北走向的满是污水的护城河?那横贯东西穿城而过的水上岗?日益拉大的城市框架,让美丽填充了往日里不堪入目的污水沟,同时也让曾经的良田完全被钢筋水泥铸就的高楼所覆盖;日渐膨胀的城市用房,有效地利用了所有可以利用的空间,同时却让美丽的莲花池化做建筑工地,使更多的童趣在我们眼前逐渐湮灭,永不再现。如同眼前这段水上岗的残垣,今日余骸崩塌,瞬间化为尘埃,风掠过,再无痕。

上一篇:树叶里悄然溜走的青春      |      下一篇:以水的名义(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