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本站信箱nxqmw@sina.com

其他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力内乡 > 媒体报道 > 其他
秋迷山林间
添加日期:2016-11-21 11:26:00   来源:《光明日报》( 2016年11月20日 10版)   作者:王国庆   浏览量:

res12_attpic_brief.jpg 

 
雾霭桃花源

 

res14_attpic_brief.jpg
 
 
宝天曼峡谷漂流
 
  【山谷回音】 

  清风撩动着睡意蒙眬的空气,而空气任性地打着凉爽的鼾,依然赖在酣梦里。青绿苍翠、浓荫密盖的松林里,不时传出悠扬婉转的鸟鸣,但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使宝天曼的秋晨愈显得清幽静寂了。

  朝阳初升,薄薄的云雾弥漫着山峦,我和摄影师余学雄再次向这陌生又熟悉的山林中走去。白桦、青檀、银杏等珍稀树木,密密匝匝,郁郁葱葱,盘根错节,将通幽的小径挤成一条曲折的细线,在林海里忽明忽暗,蜿蜒伸向远方。阳光透过枝叶隙缝,形成一束色彩斑斓的光带,投影在落叶缤纷的小径上,呦,原来小径也这般迷人!

  然而更迷人的是那裹染着山石树木的层层青苔,苔藓葱碧,让人想到将军的绿色战袍,想到少女们绿色的衣裙。千百年来,这些绵绵密密的苔衣,在宝天曼的山林幽谷里不尽地吐纳,带几多缠绵,存几多温馨,顽强地守候着这里的得天独厚,营造着“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的意境。

  老余不断地举起相机构图,不时按下快门,是那样的投入和痴情。他已五十多岁了,每个节假日都来宝天曼拍摄。为拍日出,他曾夜宿险峻的飞云岭上;为拍雪景,他踏着厚厚的积雪登上化石尖,全身都麻木了;为拍骆驼峰青松,他在悬崖边选角度,差点掉进万丈深渊……当我问他为什么这样钟情宝天曼时,他轻轻一笑:“宝天曼魅力无穷,拍摄空间大,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一本摄影集《宝天曼之恋》。”我突然觉得老余高大起来,那样的可亲可敬,而他不正像这山林间一点点一抹抹满含爱恋的青苔吗?

  正准备伸手去摘一株摇曳的羊胡子草时,一只指甲般大小、黑黄斑纹的蜘蛛伏在网上警惕地注视着我,不由使我笑出声来,想起一则谜语“小小诸葛亮,独坐中军帐,摆下八卦阵,专捉飞来将”,说的就是结网捕捉昆虫的蜘蛛。蜘蛛是智慧且狡黠的,其本性强悍,但大部分对人类有益,我国记载有1000多种蜘蛛,宝天曼有120种,其中的宝天曼圆蛛、伏牛山隙蛛、内乡隙蛛、宝天曼平腹蛛等是新发现品种,民间有“蛛网层层,五谷丰登”的说法,把蜘蛛的群集当作丰年的预兆。摇动着手中的羊胡子草,目光伸向对面的山峦,醉人的秋风里盛开着一簇簇金黄色的山菊花。美景诱惑着我跨沟越涧走了过去,眼前的景象令我赞叹不已。宝天曼的秋菊傲天竞放、高洁清雅,大者如盘盏,小者如红豆,风姿绰约,铁骨玉韵,或如明月高照,或如天仙下凡,或冷艳如孔雀开屏,或素雅如荷花出水。

  我们继续踏着崎岖的山径向山顶登攀,奔走在山路上的各个瀑布之间。玉琴瀑、玉龙瀑、玉线瀑、玉帘瀑像条条银练自山顶沛然而下,飞流跌宕,澎湃有声,如一曲远近高低、轻重缓急的飞瀑交响曲,令人心旷神怡。在望曼台小憩时,我们遇到了一位年轻人,他是宝天曼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几年前,他从一所林学院毕业,带着对家乡的情感和对宝天曼的挚爱,一头扑进大山深处。白天,他奔波在山岭林海里,化验土壤,观测物候;晚上,他在简陋的石房里,整理资料,设计宝天曼开发规划。他将青春的信念溶进宝天曼的一草一木,融入大山的风霜雨雪。这种深挚的爱,就像一簇簇杜鹃花,浸透了大山的厚爱,给宝天曼带来了生机、活力和希望。

  不觉暮色渐浓,晚霞满天,远山如黛,再配以粗布的青色衣裾,缀以大片的白云及高挺的碧松。宝天曼这雄浑的性格,朴实却有力量,深深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宝天曼人,年长的摄影家、年轻的测绘员、护山的山民……不知有多少宝天曼人默默付出着。我猛然感受到被宝天曼注入血液里的情愫觉醒了,我愿变一枝松枝,一束山花,一泓泉水,永伴在这片乡土上。

 

   

上一篇:菊潭古衙新生活      |      下一篇:打破条框三调联动 化解纠纷不踢皮球